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正文卷 7、你没穷过,你不懂

7、你没穷过,你不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半小时以后,钱多多坐在家附近的客运站花台上继续发呆,这是他过去十多个小时里面最常保持的状态。

    手里还攥着七十七块钱,给凤姐买烟以后剩的钱,多多还是拿着了,按说银行卡上都有一百万挂零了,他应该不在乎这七十多啊。

    可钱多多还是拿着,和他以前每次得到这种小钱都会暗喜不同,今天拿着主要是脑子还比较晕乎,就像他没想好该如何对待那卡上的一百万,也没想好该如何报答这无数次一百块。

    刚才他到自动取款机上,再次验证了银行卡里的数字真的是钱,取出来两万块,又重新把绝大部分钱都存回去,只给自己身上留了两百块,以前他从银行取钱从来都是五十五十的取,到柜台二十块都存取过。

    当发现自己真有一百万的时候,而且是合法拥有一百万,好像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钱多多的头还是使劲的晕了下,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浑身都跃跃欲试,很兴奋又有点云里雾里,心跳在加快,脑门子一阵阵冲击的感受,这就是有钱的感觉?

    步行走到客运站的路上,都跟踩了棉花似的漂浮,最后不得不坐在花台边定定神。

    有了这些钱到底该干什么?

    钱多多好像真的有点明悟了,那对儿戏精这么做,恐怕也是他们亲身体会过这种穷人乍富的感受吧?

    好歹自己已经二十岁,好歹有些判断力了,如果真的再小几岁,钱多多都很难想象自己会怎么做?

    马上去把垂涎很久的那些玩具买来?

    马上取一叠钱站到喜欢的女生面前,高兴的告诉她自己很喜欢她,请她去看电影吃饭?

    又或者像有些同学描述的那样,找个不可描述的地方终结处男称号?

    起码现在的钱多多会想想,会坐下来想想自己究竟应该怎么面对未来的生活。

    生活呀,这可不光是修一栋楼搞房地产的事情。

    大学生知道这叫做人生观,世界观,自己要清楚自己未来朝着什么方向走,才不会迷茫,而不是被这一堆钱砸在头上就完全懵逼了。

    那块地既然在老家附近的山上,那就得坐到乡下的客运汽车,还要等会儿到发车时间,钱多多正好趁着这点时间继续捋捋自己的思路。

    忽然几声响亮的啪啪惊醒了他,茫然的抬头看过去,街对面的宋记酒楼门口正在放手动礼花,一看那充气拱门上贴着的字样,就知道是新人结婚,钱多多好像想起点什么的笑了。

    从小在这座城市的最中心长大,这里也是最老资格的繁华商圈,哪怕从小没钱也见识不少,周边各区稍有经济能力,人面宽广的都会选择来市中心办婚宴,四面八方的亲戚朋友都到这里来见证幸福一刻,图个热闹和气派。

    所以从小学时候开始,但凡遇见这种场面,钱多多就会回去换上干净衣服,娴熟的混进去找个座位一坐,默默的吃起来,有时候还能给阿婆外带呢!

    一个小孩子也没人注意,婆家、娘家估计都以为是对方的亲属,偶尔遇见喜欢孩子的甚至能得个红包。

    打小就在餐馆长大的钱多多最熟悉这些窍门,这招还是他妈开着玩笑教儿子的。

    哦,喜欢占小便宜的病根可能就是那时候落下的吧。

    要不是长大变胖,容易引起注意,钱多多又想过马路去蹭一顿了!

    忽然那喜气洋洋的充气拱门边,有个老奶奶用一只手正在酒楼角落的垃圾桶里扒拉着什么,另一只手拿着个装满了矿泉水瓶子的塑料袋。

    好像是新人被伴郎还是朋友捉弄了下,往后笑闹着退了几步,正好撞在老人身上,老奶奶踉跄一下,倒在地上,手里的瓶子散落一地,有的被惊慌跳开的新郎踢走,有的直接滚了好远。

    城里人,看见摔倒在地上的老奶奶,还是不至于恶语相向,但新郎刚要伸手去搀扶,新娘和他的朋友都拉住了他,好像在说什么,新郎真的就住手了。

    也许又是那个扶老人反被讹的段子吧,没点身家还真不敢扶老人呢。

    可老奶奶显然不是碰瓷讹人的,哪怕摔在地上,还是不顾身体要不要紧,吃力的站起来颤颤巍巍去追滚远的瓶子。

    钱多多仿佛看见了阿婆,他已经不由自主的站起来,甚至控制不住脚步的开始过马路了。

    生活是什么,生活有时候可能就只是一个矿泉水瓶带来的希望。

    听着耳边刺耳烦躁的喇叭声,钱多多置若罔闻的穿过马路,快步冲上对面的人行道,弯腰帮助快速把塑料袋捡起来,再把一个个矿泉水瓶装进去。

    忽然灵机一动,悄悄摸出张刚取的红色钞票,撕开点水瓶上的商标包装纸,利用那点背胶把钱粘在上面装回袋子,再若无其事的递给使劲笑着道谢的老奶奶。

    他知道每个捡回去的空水瓶,要扯掉旧包装纸踩扁才能卖掉换钱,那张钱绝对不会被错过。

    面无表情走开的钱多多,居然心里又有种难以言表的愉悦!

    曾经他从来不敢这么做,因为他就是捡矿泉水瓶的那一个,套用在书上偶然看见的一句话:“你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对生活动恻隐之心。”

    面对强大的生活,自己真的算不上什么东西,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都会无能为力,可现在好像有点不同了?

    有钱不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吗?

    钱胖子简直有点连蹦带跳的欢快窜上车,熟面孔的司机都对他笑着点点头:“又回老家啊。”

    钱多多嗯。

    为了把穷养进行得彻底,声称只是在城里租了房的戏精父母,当然也就没有理由帮儿子把户口从农村迁出来,反正现在随便买套房就能迁户口,那就做戏做全套咯,只是为了让农村户口在城里读书,可能才花了更多的钱吧。

    现在想起来,全都用阿婆做保姆那家人是领导给糊弄过去了。

    所以钱多多到现在都还是个农村娃,哪怕他只是逢年过节跟有些周末才回去看看,连住都不会在村里住了,户口本依旧在农村。

    哪怕距离市中心只有五十多公里,而且全程高速路,那里依旧是农村。

    客运大巴在高速路上疾驰的时间,甚至都比不上出城磨蹭的耽误,下了高速路不过几公里宽阔平整的乡村公路,就到了老家村委会,以前散居在各处的农户生产队现在都按照新农村建设被集中到公路边成村了,以往钱多多的探亲之路最多到这里,大不了偶尔会去一两公里外的祖坟扫墓。

    但今天他没有到村子里去跟相熟的叔伯舅姨还有表兄弟堂姐妹们打招呼,悄悄在村口叫了辆摩的继续出发,又是五六公里的路程,几乎顺着崭新的水泥路翻到山梁上,钱多多才估摸着到地方了。

    问这个不怎么熟的摩的司机愿不愿意等,对方听闻他不知道要呆多久,立刻收了五块钱跑掉,说需要的时候再打电话叫他上来吧。

    心怀鬼胎的钱多多还巴不得只剩下自己呢,眼瞅着摩托车在盘山公路拐角消失了,才贼兮兮的从衣兜里掏出那张土地协议上的地块复印件来!

    捧着就好像拿了张藏宝图一样。

    小心翼翼的走下路基,又有点像风水先生似的东南西北一阵比划,才隐约找到方向,然后深一脚浅一脚的顺着自己那一百亩地走进去。

    这快递可真够大的。

    可仅仅二十分钟以后,钱多多忍不住站在自己人生第一块地上仰头呐喊:“钱富贵!田丽霞!你们在搞什么搞……”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g,'\n'));}});" title="添加书签">添加书签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