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再婚gl > 144.144

搜索


此为防盗章  高举相机的记者翘首以待,在脑海中设想过有关余愁的无数种猜测, 或颓废、或桀骜不驯, 或装模作样故作可怜。

他们等着用尖酸得体的话语, 将余愁批的一无是处, 挥洒笔墨之间尽显阴冷, 要的不过是个人心所向。

但谁都意料不到, 先踏入会场映入眼帘的是拐杖腿, 大家同步将视线顺着上移。

余愁站在半敞开的门前,背着光,挺直腰杆神情晦涩不清地望向他们。若是除掉她身边的拐杖, 忽略掉脚上的石膏, 再不去关注苍白的脸色, 依旧还是在娱乐圈风生水起的影后余秋心, 依旧是大众心间上的宠儿。

专业的素养让记者们很快从恍然中回过神,飞快地按下快门, 咔嚓咔嚓的声音如同刽子临行前大刀与磨石用力剐蹭,刀刃在尖锐声中越发寒光凛冽。彼用长刀此挥墨, 前者伤身,后者伤心。

余愁眼神扫过, 经过前世的沉淀, 她对于这些已然不甚在意。故而, 纵使面对如此多伤心之人, 层层冷光交叉之间, 还不让她至于药石罔效。

一站定, 铺天盖地的逼问如同潮水汹涌而来。

“你和韩涵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放弃婚约?这中间有什么……”

话音未落,便有一人挤出重围,手中话筒向前递直,飞快道:“你对最近的事情怎么看?”

.

他们前赴后继,因推搡而面带怒气,但眉眼之中满是疯狂、痴狂地追问。皆为自己的新闻稿图一个新字。

余愁被他们逼得身子后倾,只得轻轻后退一步方稳住。许雪城不顾今天穿的小西装,装的淑女形象,伸出手横插两边中间,怒道:“请勿推搡,注意秩序,不然我就请保安来了!”

有记者道:“您今日开记者会的目的是什么?有关韩涵吗?”

余愁望向那位一语中的年轻的伙子,暗自点头。她只为此事而来,记者们也亦想看韩家后续。

多日来,余愁当缩头乌龟不肯出面,粉丝寒心,路人转粉。娱乐至死的圈子里,热度随时间起起伏伏,好不容易事态稍显平静,当事人之一却主动出现搅动风云。

余愁正对记者们,将拐杖小心翼翼地靠在沙发边上落座。许雪城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她所做之事从未叫身边人失望过,看似大大咧咧脾气暴躁,但事无巨细,从不出错。

便是场匆匆忙忙召集起来的记者会,她也不忘给受伤的余愁准备上一张舒坦的椅子。

“我知道你们想听些什么,”余愁直了眼睛望向望,语气强硬,“我对于韩涵,从来用不到\对不起\这三个字,她也没这个资格要我的道歉,凭什么?”

韩涵无论哪一世都是看似软弱无能却心机叵测。余愁冷笑一声,葬礼之上韩梅认定熬死了韩琴君便胜券在握,痴人做梦!当然,现在的韩涵面对的是个瘴气腾腾的是非之地,左手家族势力、右手柔情美人,左右为难。

韩涵怕现在异常气愤,韩老爷子不给她面子,爱人又无法说服,进退两难。她将这股恨意凝结着一股绳,拴住了破格的余愁。双方皆不肯退却,恪守自己底线。

今日余愁的态度之坚决、之强硬乃人未曾想到,明明被黑的一塌糊涂,竟仍有此胆量说出这种话。

有人追问,求一个回答:“请问你和韩涵当真有过相处吗?”

他指的是韩家流传出来的视频片段,怎么看都是余愁是“主导者”。余愁望向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道:“我和她没有关系。”

话音刚落,后头的大屏幕上光亮一闪,开始播放画面。

韩家泼脏水泼的太过分,余愁也不打算留情面。韩家有走廊摄像画面的视频,但余愁却有进屋后拍摄的,二者一看,自然是余愁棋高一着。

事实上她将韩涵带进房间后,一整夜都在无微不至地照顾对方,并未有过激举动。而韩家则对外宣称乃是余愁强行灌醉韩涵,并威胁韩涵娶她,不然的话便以这件事情起诉。

连日来,多数报社对此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余愁看了看大屏幕,道:“当初偶遇喝醉的韩涵,暂时找不到朋友,便亲自将她送到了酒店住处。并未像某些人所写的,以讹传讹罢了。”

的确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今日所见与韩家对外的稿子截然相反。“如果,你和韩涵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走到一起,的确因为感情,那你为什么要撕毁婚约?”

余愁抬起头,眯起眸子,深吸一口凉气,强忍着悲痛道:“我无法忍受第三者的插足。”

信息量太多,这般说……出轨的是韩涵?大家心悸,若余愁未曾骗人,韩涵这事倒打一耙,当真绝情。

余愁无愧于她影后头衔,哽咽的语气,眉心紧蹙低着头红着眼睛,泪水从眼眶中滑落,泪珠舔舐滑腻的肌肤,哭的让人心尖打颤,柔成一汪清泉。哭此情此景,在场众人没人相信她不爱韩涵。

因放心不过而追来的韩琴君躲在黑暗中,望着光彩之下的契子因抽泣而涨红的小脸,缓缓眯起眸子,心中有些不爽。

“叔,你想多了。这是……”韩琴君说着望了余愁一眼,心中思量二人目前关系,最终吐露一句,“朋友。”

随后又将余愁受伤的前因后果好生解释了一番,林叔整个人处于迷茫之中,真是自己弄错了?他歪着身子望了一眼小姐身后的契子。

余愁是个面相和善温柔的姑娘,她瞳如点墨、乌黑有光的眼睛淡淡地望过来,让这房间也明亮了许多。因脚上的伤痛脸色有些苍白,却越发让那双眼睛显得清澈。

林叔心中嘀咕,多好看的小姑娘,怎么就只是个“朋友”?他心中猜测不解,随后领着一起去韩琴君的房间。

一进门,余愁一眼看到自己的行李箱被摆放在韩琴君房间里衣柜旁,原封不动。

韩琴君眼神在房间内一扫,心下立刻明了,林叔这一下午所做的成果。床上一向形单影只的枕头终于多了个伴,浴室门口蓝色的拖鞋旁多了一抹粉红色。浴室的门紧闭着,她心道怕是浴室里多了一块布,一只杯子,一支牙刷,以及一个契子需要的所有的生活用品。

有心了,但谁告诉他,余愁要和自己同住一间房?自己没有这么说过,余愁更没有,所以说这一切只是林叔自己臆想出来的。她韩琴君还不至于潜规则自己公司旗下的艺人。

余愁手撑着拐杖站立,歪了歪身子缓解脚上的压力,居然被人误会自己和韩琴君的关系。林管家站在并肩而立的两人身后,乖巧懂事又不多嘴的契子就这么被小姐牵回了家,虽说小姐方才和自己解释了原因……

林叔实在没法子忍不住长吁短叹,在无限哀叹中帮忙把东西搬回了客房,最后在幽怨中走了。怎么会不是呢?小姐年纪也不小,该找个伴了。

许久没人住的客房尽管收拾了一番,还是散发出灰尘的涩气,

韩琴君去检查了客房的浴室设备如何,温热的水从花洒口喷涌而出,打湿她指尖:“还好没坏,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对,你还缺些什么?”

余愁回头看了看立在床边的行李箱,问道:“有烘干机吗?我有衣服洗了还没干……”

韩琴君摇头,家里的电器设备基本都是林叔插手,他认为衣服就是要晒干才能彻底除菌,烘干机就没买了。

“睡衣?”若是其他的衣服,余愁晾晒起来也行,唯独睡衣晚上要用,才会提出烘干。

余愁有些窘迫地点点头,她拿小袋子装着放在行李箱中,大半天过去又潮又湿,只盼着不要起黑点。韩琴君大步出去,过了一会儿拿着一套还没剪商标的睡衣过来。

“我还没穿过,可能有点大,你先凑合着。”她将睡衣放在床上,余愁杵着拐杖从浴室中出来,目光落到了那套睡衣上。

韩琴君的睡衣……

“谢谢。”一个大明星过得如此拮据,睡衣也只准备了一套,一看就有鬼,幸好韩琴君丝毫没过问,不然余愁实在不知道如何说出口。越是说的明白,二人之间那道无法跨越的沟壑愈发展现真面目。有些人天生不幸,就是一次偶得,总要万幸带着一丝遗憾。余愁若是再早重生一刻,站在韩琴君面前的便是大明星秋心,而不是和韩涵纠缠不清的余愁。

她的人生总是只差一点……

韩琴君走后,余愁坐在床沿边上缓缓伸出手抓过那套睡衣搂抱在怀中。鼻尖上缠绕着一丝丝契主极其寡淡的气息,余愁眯起了眸子,目光精明。她得振作起来,孤儿院的日常开销费用全靠自己,若是自己不出手援助,院长一个人肯定撑不下去。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