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433章 添乱的赵普

第433章 添乱的赵普

搜索


符彦卿很容易理解了叶华的想法,这小子没心思去篡位当皇帝,这样很好,至少不用担心两个女婿自相残杀。

不是符彦卿喜欢瞎想,实在是这个乱世,稍微有点实力的人都巴望着坐上那把椅子。

叶华显然是有实力的那个,至少是有潜力,不过他和那些妖艳的俗物不一样,他想的是恢复整个武人集团的地位。

就像变法之后的秦国那样,一切以军功论英雄,血统不顶用,口若悬河更不顶用。

这个目标,显然比当皇帝高大上太多了!

有人要问,武夫集团的整体崛起,难道不会动摇柴荣的位置,难道不会让皇帝陛下担心吗?

其实的确是个问题,却也并非无解。

哪怕最能干的皇帝,都要借助一些人,来治理这个国家,用文官集团,和用武夫集团,本质上是一样的。

当然了,武人要比文官危险许多,所以刚刚从乱世走出来的皇帝饱受武夫乱政之苦,更倾向于文官。

可经过叶华的调整,武夫不再只听命将领,而是更重视忠君报国。

读书识字,办事能力不差,又是从底层做起……这些都能极大减轻皇帝的疑虑。

所以说,武夫和文人站在了差不多的位置上。

各有优势,也各有弊端。

环肥燕瘦,只看君王的喜好了。

到底是如何使用,谁的权力多一些,谁的权力少一些……哪怕柴荣都没有权衡清楚。

他把河东当成了试验场,就是想看看,二者到底谁更可靠,更好用!

别看只是这点微弱的改变,却足以让武夫们感动地稀里哗啦了,以前是连上场比赛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文官淘汰了,现在能同台竞技,表现好坏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符彦卿能掂量不清楚其中的差别吗!

先帝以文臣为托孤对象,把他扔在了一边,从那一刻开始,符彦卿就选择了明哲保身,暗中和文官交好,也正是因为如此,双方才有这么多的利益纠葛,才让符彦卿投鼠忌器,不敢撕破脸皮。

可叶华的一番话,加上局势的改变……让老王爷燃起了斗志!

***,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瞧得起穷措大!

胡子一把,反而要向他们低头,委曲求全,做梦去吧!

“你小子准备怎么出手?”

叶华笑了笑,“我本想着把案子查清楚,顺便解救两位内兄,不过既然牵连这么大,那就不能仓促了结。”

叶华沉吟了一下,笑道:“你老人家暂时按兵不动,继续装着,千万别跟那些人闹翻了,咱们要放长线,钓大鱼。”

符彦卿人老成精,哪里能不知道叶华的打算。

“这个你放心,老夫只有分寸。”符彦卿道:“我现在倒是担心那两个小子,我怕对方有所察觉,然后对他们下手!”

叶华笑道:“请老泰山放心,我现在就去大牢,把两位内兄保护起来。”

这对翁婿谈完,那是心情大好,把满意都写在了脸上。符彦卿捐弃成见,彻底把叶华当成了女婿不说,还义无反顾,站在了叶华这边。

虽说是亲戚,却还要共同的利益,才能真正荣辱与共,不然以符彦卿和叶华的地位,岂是区区姻亲就能绑住两个人的。

他们现在都打算为了武夫争取未来,不但是翁婿,更是战友,那是越看越顺眼。

“你年纪也不小了,过了年,金定就十六了,正是最好的年纪。老夫做主,到时候给你们俩准备婚礼,热热闹闹,大办一场!”

叶华脸色微红,“那个……还有半年,不急,不急的!”

“怎么能不急!”

符彦卿不愿意听了,“咱们两家,可不是小门小户,老夫就剩下一个掌上明珠了,委屈了谁,也不能委屈金定。这样吧,婚事该怎么办,我去安排,你小子只管当新郎官就是了。”

叶华还能说什么,他只有乖乖听话。

“一切都听岳父的安排!”

……

从符彦卿这里出来,叶华没有迟疑,直接驱车,去了邺城留守范质的府邸。

说起来范相公也是倒霉,他因为柴守礼的事情,被贬出京城。念在他一心为公,加上过去的功劳,柴荣让他担任了邺城留守。

原来邺城留守是冯道的,可冯太师病情越来越重,已经到了目不能视的地步,自然没法办公,只能交给范质。

其实从这个安排也看得出来,邺城留守已经变成了养老的位置。

可偏偏这位位置不好坐,想安心养老也做不到!

范质唉声叹气,愁眉苦脸,跟着叶华去牢里。

“范相公,你看这个案子要怎么了?”

范质翻了翻眼皮,“老朽之人,我没什么好说的。”

叶华摇头道:“范相公,大周的刑统法令都是你定的,朝野上下,谁不知道范相公是法学宗师,眼下的案子涉及到了几十万人,涉及到了黄河堤防,这么大的事情,范相公该有个意见才是。”

范质哼了一声,上次就因为我嘴快,说什么要拿柴守礼开刀,结果你小子另有盘算,平白让老夫做了恶人,从京城滚了出来。

这次想让我说,休想!

范质闭紧了嘴巴,叶华诚恳道:“范相公,我也牵连进去了,这清官难断家务事。我去魏王府,让未来的老泰山骂了个狗血淋头,这,这滋味不好受啊!你老出个主意,让我们大家都能收场,如何?”

范质沉吟了许久,任凭马车骨碌碌往前走,都快到大牢了,范质才缓缓开口。

“冠军侯,你非要老夫说,那老夫就再不要脸一回!所谓法理不外乎人情。这个案子虽然有几十万人遭灾,但是毕竟死伤不多,朝廷刚刚灭了河东刘崇,普天同庆的日子,何必为了一点小事,影响了朝局呢!”范质偷眼看叶华,发现他认真听着,范质就继续道:“我的意思是给灾民一些安抚,然后把他们迁居到河东,授予土地也就是了。毕竟中原太过拥挤,人多地少,把河道两旁的滩涂都给占了,也是没有法子。”

叶华默默听着,自己离开河东的时候,给张永德交代的第二点,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分割土地。

现在看来,自己的交代是对的,果然有人打河东土地的主意了。

叶华心里有笔账,但是表面上还装成心悦诚服。

“范相公,这么干,固然保住了那两个小子,可,可我担心,会惹来非议啊!”叶华为难道:“范相公,士林之中,会怎么看此时?会不会有人大做文章?甚至牵连无辜?”

范质绷着脸,不说话。

叶华有多难缠,范质一清二楚,跟这小子打交道,不防着点,肯定会被卖了。

他这是真的,还是故意套自己的话?

范质思索再三,才说道:“以冠军侯之威,区区议论,何足挂齿!”

叶华闭目思索,突然睁开眼睛,咬牙切齿,愤愤不平,“***,谁让我要娶符家的女儿,为了他们背点骂名我认了……可惜啊,这么多年,我都没吃过亏!唉!”叶华表现的痛心疾首,范质没有多说。

他们两个到了大牢,负责看管的牢头哪敢拦着这两位,把他们径直带到了里面。

符昭愿和符昭寿虽然是犯人,可毕竟是国舅之尊,岂能和寻常犯人一样……他们两个住的都不是单独的牢房,而是单独的院落!三间房舍,窗明几净,还有个小院子能散步晒太阳,俨然两个老太爷!

叶华看到此情此景,都不想管他们了。

“哼,没用的东西,除了会惹祸,还能干什么!走吧,跟我去见陛下,圣人会赦免你们的罪过!”

符昭愿和符昭寿早就待不住了,连忙跟着叶华,就要往外面走。

正在这时候,突然又有人来了。

枢密副使赵普,冲着叶华微微一笑,“侯爷,你是来领两位国舅的?”

叶华脸色微红,不好意思道:“自家人不争气,你见笑了!”

赵普的眼睛眨了眨,突然语气夸张道:“侯爷,你弄错了,两位国舅可没犯什么错,是有人故意陷害他们。”

叶华急忙道:“赵先生,你不会开玩笑吧?”

赵普正色道:“冠军侯,这次河堤失修,淹了一个半县,我赵普的身家性命也在这里面,我岂有不弄清楚的道理。”

叶华大喜,“果然如此?”

突然,叶华猛地转向符昭愿和符昭寿,冲着他们两个大声怒吼,“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替谁隐瞒着?还不快讲!”

这俩小子互相看了看,脸都垮下来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