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大唐官 > 17.大宁坊密会

搜索


邠宁节度使韩游瑰之子韩钦绪,是轻裘肥马,在数名便服的押官、邸官簇拥下,自进奏院当中取得许多钱帛财礼,公然不避嫌地前往崇仁坊资圣寺边中书侍郎萧复的住宅。

门前数排行马处,萧宅的门吏毕恭毕敬地立在前头,侍奉韩钦绪下了马,接着热情地将其引入到前庭。

之前韩钦绪就投过名刺至萧复宅了。

街曲的拐角处,几名乔装的金吾司子弟,在群恶少年的指引下,眼睛如鹰隼般,自各个方向盯住了萧宅的乌头门处。

前厅轩廊处,韩钦绪正准备向中堂走,在东院角门花林处,忽然传来句声音:“韩郎君不用入内,堂兄今日并不在宅中,而是入小延英殿问对。”

韩钦绪当即就有点不快:我投名刺,你萧复来定日子,可我来了后,你却爽约,这算什么?当宰相脾气都这么大吗?和那个韩滉差不多。

待到那人笑吟吟走近,韩钦绪才看到,这位是萧复的堂弟,太子府詹事萧鼎。

两人互相行礼,萧鼎便说家兄临时有召对,实属不得已,不过无妨,由我来接待韩郎君也是一样的。

“太子在少阳院内,很久前就听闻到韩郎君父子忠义事了......”萧鼎下面的话,颇有些开门见山。

这话说得韩钦绪有些惶恐,说实在的他和他父亲想在朝廷找个靠山,而萧氏也确实如日中天,可他不想站得那么明显。

站队过于明显的政治人物,同样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个道理即便是韩钦绪这种一言不合就伙同骆元光当众杀人的家伙,也是明白的。

然而萧鼎却笑得非常温和,他知道韩钦绪的顾虑,便拍拍他的肩膀说:“勿忧勿忧,我是太子詹事,言语间自然是将储君排在首位的,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所有人都懂,太子也不过是想提前识天下雄杰,方便未来为己所用而已——故而韩节帅,有时也要为全族的未来打算打算。”

然后萧鼎上前凑了半步,话语当中已带着一丝威胁:“先前你和骆元光擅杀许霆光的事,多亏家兄在圣主前帮你搪塞,须知另外的宰相张延赏、严震等,都是力主要严惩不贷的。”

这话倒是直击韩钦绪的软肋,于是赶紧抱拳向萧鼎表示感谢。

“躲得过一时,未必躲得过一世。这件事后,韩郎君也该知道,你家与张延赏的过节怕是解不开了。听说张延赏现在更致力劝说圣主,更换边将,河东马燧、朔方康日知、淮南杜亚都是他的党羽,邠宁座落京畿门户,乃要害中的要害,张延赏怎能放过?”萧鼎忽然紧紧抓住韩钦绪的手,切切地鼓惑说,“事实上张延赏之所以主张要严惩先前的事,就是想借机株连韩节帅,然后让他那边的神策将石季章去接邠宁的旌节!”

“此后朝中,还希望萧中郎多多提携!”韩钦绪赶紧站队。

“嗯......”萧鼎满意地点点头,“马上家兄要为宣慰大使,统七镇军政,抵御西蕃和叛羌,邠宁军也在序列当中,你我紧密配合,再加上太子的助势,还愁此后的荣华富贵吗?”

韩钦绪咬咬牙,赶紧点头......

当韩钦绪从萧宅里出来后,在外监视的金吾司子弟便迅速去大明宫仗院,把事态一五一十地汇报给判司郭锻。

郭锻没有报告给顶头的金吾司枢密使尹志贞,而是绕过去,派心腹先密告给张延赏。

“今日萧复始终在小延英殿内问对,他堂弟和韩钦绪做的好大事,这位倒未必真的知晓。”张延赏知道消息后,捻着胡须默默想到。

可俄而后,张延赏就笑起来,“管他萧复知晓不知晓,巢覆了,就别想有完卵......”说话间,张延赏猛地用力,捻断了自己一根胡须,痛楚和快感立刻并存着涌出身体。

然后他坐在绳床上,对郭锻的报信人意味深长地询问说:“你们金吾司,最近有无盯着十王宅或各主的宅院呢?”

“十王宅、睦亲楼,及各位曾降嫁出去的主们,都在为薨去的皇后服丧挂孝呢。”

“哦,胜业坊的延光公主如何?”

“延光公主这几日,都在永乐坊资敬寺,为皇后哭祭,做法事。”

“哼!”张延赏冷笑数声,“叫郭判司重点盯住这位不安分的主,但不要轻躁,网要织得深些密些才好。”

长安的夜晚时分,官街鼓已慢慢沉寂缓慢下来,长乐坊资敬寺的偏门处,一顶去除了华饰的檐子,晃悠悠地急速行出来,这里距离大明宫内外苑非常近,几名仆人贴着坊墙,将檐子抬入到了南面的大宁坊内处邸舍里。

一位盛装,头戴帷帽、缀着纱帘的贵妇,在几位仆人和侍女的伴同下,下了檐子,穿廊过院,走入到大宁坊邸舍院内正厅门前。

“马上宵禁,我家主母不及回宅,在此权宿一夜。”当先名侍女便对邸舍的主人说到。

邸舍主人,也是位豪商董昌闻讯而出,望着这群客人,但没说话,很有默契地点点头,便又回去了。

随即,正厅寝所内,殿后神威军的两位射生将,李叔汶和莫六浑,早就焦躁不安地等候在那里,酒是一杯接着一杯,可身躯里的燥热却根本无法驱遣,反倒越来越炽。

最近神威军的监勾当,也是一位中官王希迁,正在颁布全营戒严的命令,说西蕃寇边,全部的北衙禁军和殿后神威子弟这段时间全得呆在禁苑兵营当中,不能随意外出,更不能夜不归宿。

但这种军纪约束,对出身山棚盗匪的李叔汶、莫六浑来说简直就是摆设,这二位和军中子弟串通好了应付,本尊这几日就在长安城各坊浪荡。

特别是前日接到了份书仪,邀请他俩来大宁坊邸舍夜叙番,更让李、莫两人魂灵都飞走了,宁愿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赴这场约。

这时,帷幕在阵娇媚的笑声里被揭开,延光公主外着流光溢彩的罗衫,款款而入,带着阵扑鼻的香风。

“咕噜!”两兄弟不约而同地将喉中的酒吞咽下去,接着都涎着脸笑着,急忙上前,手就向着白皙肥美的延光身上袭来。

“唉,我如今正在(为皇后,也是亲家母)服缌麻当间,何太无礼?”延光满是欲擒故纵的媚笑,嗔着一手打落两兄弟的毛茸茸的爪子。

“这五颜六色的,哪里来的缌麻?”李叔汶哈哈笑起来,指着延光的衣装质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