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逆袭大清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证据

第二百四十七章 证据

搜索


“剿匪军?哈哈…你们听听,这是把满人当成匪了…”青衮杂布看着座下的诸多部落大笑着说道。

“哈哈…可不是…”

众人附和着说道。

“什么狗屁的剿匪军,不会就是二流子的…”青衮杂布大笑着说到这里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一下子就停了下来,然后正色看向还站在那里发愣吴卫,疑惑的自然自语道:

“剿匪军?不会是…”

“你,问他,他们是不是真叫做剿匪军…”青衮杂布指着黄昂大叫着问道。

青衮杂布的激动让在场的蒙古将领们很是不解,这什么剿匪军,台吉真有必要这么激动?

黄昂也让青衮杂布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转向吴卫说道:“上面的那个台吉让我问你,你们真的是叫做剿匪军?”

青衮杂布的语速说得很快,吴卫看着他在上面大喊大叫着还有点迷惑,这青衮杂布是不是突然就发疯了。直到听到黄昂的问话后,吴卫这才明白过来。

“这还能有假?告诉他,如假包换的剿匪军…”吴卫傲气的说道

待黄昂转述完,青衮杂布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坐了下去。

“台吉,怎么了吗?”一蒙古将领问道,其他的人也是在急切的看着刚坐下去的青衮杂布。

“如果这个家伙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些剿匪军就真是……”青衮杂布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真是?…什么?…”众人听得是一头雾水,期待青衮杂布的解说。

“这剿匪军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很正常,满人们藏得够深。我也是在一个驿站上得来的消息。当时那里说汉地有汉人在造反满人,声势浩大。我当时还以为是假的,真想不到啊…”青衮杂布有些感叹,随即向吴卫问道:

“你说你是剿匪军的人,可有什么凭证?”

“这个我的身份令牌,请过目。”吴卫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大概两寸大小的精钢牌子递了上去。

待青衮杂布由侍从手中接过牌子一看。只见上面刻着很多他看不懂的编号字符,唯有用汉字书写的影部以及吴卫等字他看得明白。

虽说青衮杂布看不懂这令牌的绝大部分信息,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就是如果眼前这小子是假的可能性非常低。

一个赶车的小厮绝对没有可能有这么精美细致的东西,单单是这手中的精钢都是难以多得了。

青衮杂布把令牌还了回去后,就让人给吴卫、黄昂二人加了位置。

“你们汉王让你过来有什么事情?”青衮杂布没有任何客套,望着吴卫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回台吉,我们潜在皇城的影部兄弟在前些日子探得一则关于满狗对付你们的消息。原本你们离我们远不可及,按理说我们也可以不理会。不过我们汉王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就派我过来了!”吴卫缓缓说道。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话有点意思。是什么消息来听听。”青衮杂布好奇的问道。

“乾隆将命一个叫做乌雅兆惠的人对准格尔进行‘三光政策’,而…”

“等等…”在吴卫正准备继续说下去时,听道黄昂翻译的青衮杂布连忙伸手出来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什么叫做三光政策?”

“这个三光政策就是烧光、杀光、抢光。烧光住所,杀光青壮、老人和孩子,抢光女人和钱财。”吴卫正色的回答道,语气平静的似乎理所当然。

“什么?你没有骗我?”青衮杂布听完再也坐不住,震怒的站起来吼道。

此刻不但青衮杂布,连坐在这蒙古包中的蒙古人都是红起了眼睛,异常愤怒。

“骗你?没有这个必要。”吴卫毫不在意地回道:“你们可以选择不信,也可以选择不抵抗,甚至可以现在就把我拖出去砍了。不过我希望你们不会等到回归了你们长生天的怀抱再后悔。”

吴卫的话让坐上的青衮杂布脸色变化不停,几个还想着请命砍了吴卫的蒙古将领也忍住了口中的话,愣是没有吭出一声,都在看着青衮杂布。

“对了,我想起了还有一件是关于你青衮杂布台吉的消息。”吴卫好像突然想起来一样,大声呼了起来。

本来还在沉思着青衮杂布再次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在那惊呼咋起的吴卫。

“过来围剿你的是一个叫做成衮杂布的人,你的一家已经被定了死罪,你本人要是没死被捉住了:更是是凌迟处死之罪。你的部下,一经逮捕,立刻处死。”

“不可能,你骗人…”

“汉人骗子…”

吴卫的话让在场的蒙古将领们不由得群起而大声着呼喝。

“嘿嘿,我还是那句。你们要是觉得我是在说假话,大可不必信就是,到时候看是谁会后悔。”吴卫用近乎无赖一般的语气说出这话时,刚刚还在呼喝的人却只能面面相窥,无言以对。

诚然,吴卫也许就是在空喊“狼来了”而已,可是他们却不能不防着。因为狼要是真来了,喊话的人不一定会被吃掉,但是他们的“羊”肯定跑不掉。

在众人的沉默之下,青衮杂布说道:“你说了这么多,有带着证据过来吗?要是没有证据,这话就是传了出去,有多少人能信?”

在青衮杂布决定发动“撤驿之变”之时,他就有考虑过这以后还有没有回头路的问题。

喀尔喀草原是很大,可是与庞大的清帝国相比,它还是太小。更别提他那小小和托辉特,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可是,阿睦尔撒纳的造反使得满清连喀尔喀亲王额琳沁多尔济都赐死,而与阿睦尔撒纳素有来往的青衮杂布要是还认为自己不会受到牵连,不是显得自己太傻了?

早在乾隆十六年,青衮杂卜就曾因为“坐纵属私与准噶尔互市(纵容下属与准噶尔通商贸易)”之罪而被削爵降职。

青衮杂布不想死,所以他就发动了这“撤骆之变”,拉动整个喀尔喀草原下来。满清为了平定整个喀尔喀草原也就只能大赦,说不定自己也就可以躲过一劫。

可是,一切似乎事与愿违。

“我们汉王说了,证据这东西。台吉肯定有办法弄得到①。”吴卫回答道。

注①:参考青衮杂布发动“撤驿之变”之时伪造兵符,散布谣言之事。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
博聚网